Kratos

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

这些年,ADHD治疗路上的“错”

  ADHD,这个几年前还是个不为公众熟悉的群体,随着“聪明药”的炒作和新闻报道,让某些人嗅出了商机,各类层出不穷的训练机构,各种不同版本的网络卖药让家长们无所适从。其实,在苹果被诊断出ADHD后,我们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迷茫,尽管我们算是有些文化和理智的人,但也不自觉的陷入一些陷阱误区。

  对于ADHD,我现在更愿意理解为一种性格缺陷,和其他人有点不同,但你一旦认定这是一种病时,内心的慌乱就失去方寸,我们首先是排斥医院的药物,担心各种副作用,而这时有机构宣称他们的物理疗法对孩子健康没有影响,顺带还打击了医院的药物危害和副作用,“我们的治疗费虽然贵点(不是贵点,是非常昂贵),但对孩子是安全的啊,你们家长自己想清楚。”这是很多机构“医生”的语重心长告诫,这时,我们内心很矛盾,觉得无论是医院还是机构治疗都是拿孩子当试验品,但物理疗法估计更安全,我们曾在网上被忽悠买了一套高能潜意识音乐,还买过一套德国宇宙音乐,据说在德国药房是处方购买,反正我们也没办法去德国考察,按照要求早中晚不同音乐听,苹果为此也耽误不少时间,午睡时间原本就少,还要戴耳机听半小时音乐训练,这些训练最后是在大人和小孩都很烦的情况下就没了下文,浪费了大量金钱还耽搁了时间。

  物理疗法的失败并没让我们死心,觉得ADHD还是因为大脑问题,那么补脑很重要,鱼油,亚麻籽油,维生素,保健品,被各种健脑宣传吸引,吃了很多东西孩子没吃坏也没变聪明,营养疗法失败后,有开始气味芬芳疗法,学习各种精油知识,迷迭香的气味让苹果感觉窒息。还有一种花精疗法,也需要购买各种据说是从各种植物和花卉提取的精华,配合矿泉水,每天滴入苹果的嘴里,苹果很虔诚像每天接受圣水一样,刚开始苹果说好像是提高了注意力,后又说好像没什么用,这个也是有外国背景的一个研究机构,无法去验证真伪,“病急乱投医”我们似乎没考虑什么安全性,也不惜金钱,苹果成了实验田,还好,这些五花八门的治疗没有对苹果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,要说起到什么一点好的作用,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忽略。那些年,治疗很荒唐,捐过幸运石,去名寺烧香,苹果至今还带着护身符,在心灵焦虑的日子,听风就是雨,抓住一根稻草就觉得是仙草,寄托了希望。没有什么后悔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  ADHD如果不追求成绩,不进行任何治疗也未必就像医生说的那样糟糕,成人后会犯罪,吸毒,婚姻失败,难道普通人成年后就不会犯这些错吗?我看到身边的身边成人ADHD,小徐老师,苹果姑姑也都生活的很好,如果不是ADHD,这些人生活会更自律严谨,更努力,更细心,但要说是不是会更幸福就没有定论,ADHD很容易满足现状也未尝不是一种快乐幸福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